那慕尔

我所理解的生活就是和自己喜欢的一切在一起

坤廷。《我还在这里》番外篇 卜鬼

你说你笑什么:

番外。卜鬼
“卜凡,饭做没做好!”小鬼在椅子上,双腿也搭在椅子上,手里一直拿着手机在玩。
卜凡穿着一个绿巨人的小围裙,在厨房里忙前忙后,“马上啊。”小鬼站起身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卜凡那完美的身材比例在小厨房里转动,一个没忍住就开始,“heyyou,OK,这是他的生活,厨房就是他的一切,在油烟中找到自我......”
卜凡端着一盘刚做好的菜,走到厨房门口,嫌弃的睨眸看着嘚瑟的小鬼,他用一只手端着菜,一只手拨开小鬼,“你你你...一边去,别挡着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小鬼看着卜凡明显小一个码子的围裙,笑的不行,直接躺在地上打滚儿,卜凡解开围裙,摔在椅子上,走过去,把小鬼的脑袋夹在腋下。
“我让你笑,我让你笑”小鬼用手推着卜凡,拍打着卜凡的手,用不知道是什么语言回应卜凡,“hshsisnihsiehhsuhshusuh”
“这一天天,啊,弄的跟埃及艳后一样啊。”小鬼脏辫的后半节说不上是编上的部分还是真发的部分被染成绿色的,卜凡扒开小鬼的头发,露出小鬼的脸,然后不容拒绝的亲上,小鬼的四肢还在划拉着挣扎。
小鬼折腾个没完,卜凡直接把他抱到自己身上,小鬼感觉身体一下腾空,一下子停下躁动的四肢抱住卜凡,“你再划拉,我把你丢下去。”毫无技术含量的威胁,但是对小鬼很好用,小鬼的脏辫没有扎起来,而是散落着,不时会挡在卜凡的脸上。
考虑到,再不吃饭,菜就凉了的情况下,卜凡才放开小鬼的嘴唇,抱着他放到餐椅上。卜凡看着小鬼一头很长的脏辫,无奈放下手里的筷子。
“你明天把你脏辫拆了去,顺便剪了去。”卜凡伸着腿,一只手放在椅子后面。小鬼头都没抬,回了两个字,“不去。”
“我容易吗,我就亲个嘴,我这天天跟卷珠帘一样,还得撩开亲,你赶紧去剪了去。”卜凡伸手揪揪小鬼的头发。
“那我明天把你那衣柜的貂全部都扔了。”小鬼不干认输的回嘴,脖子还一横。
卜凡一看这不教育一下是不行了,还敢扔貂了。也不管小鬼还没吃完饭,直接把人扛起来,上了二楼。
卜凡把小鬼扔到床上,小鬼感觉自己刚吃下的饭都快被颠出来了,卜凡巨大的身躯直接压下来,小鬼看着卜凡这个架势,连忙说。
“我刚吃完饭,不能剧烈运动!”小鬼欲哭无泪地推着卜凡,但是身上的人纹丝不动啊。
“一点点小运动,有利于促进消化。”卜凡撩开小鬼的衣服,温热的大掌探进 。小鬼的电话,突然响起。小鬼感觉到这简直是救命稻草,赶紧接起来。
然后电话那边。
“猪肉,羊肉,牛肉,你猜我我喜欢吃哪种肉。”尤长靖的声音从扬声器传出来,还没等小鬼回答,电话就被卜凡接过来,卜凡朝着手机,一通怒吼。
“你们两个再弄这么些花里胡哨的东西,我飞过去打死你们,信不信。”
电话那头的尤长靖吓了一个激灵,朝着电话鞠躬,“不好意思,打扰了,不好意思”。小鬼在卜凡怀里笑炸。然后,卜凡看着他笑自己也笑了,然后笑着吻上他,“别闹,我们继续。”像低音贝斯的声音在小鬼耳边响起。
那边,尤长靖挂了电话,看着身边笑到弯腰的林彦俊,一巴掌打上去,“玩什么大冒险,好玩吗,真的是。”然后追着林彦俊打,“真的是要吓死我了!”
卜凡把一身薄汗的小鬼抱进浴室,防止卜凡继续动手动脚,小鬼把他赶了出去,一脸满足的卜凡笑着下楼去冰箱拿牛奶给小鬼喝,刚洗完澡,头发还滴着水,给自己顺手调了一杯tequila sunrise ,卜凡爱酒特意去考了调酒师证。
洗完澡的小鬼,从楼上下来,找卜凡。卜凡把牛奶递给小鬼,小鬼看着卜凡一脸委屈,“凡子,我脚冷。”卜凡低头一看,小鬼正赤着脚站在地板上,卜凡眉间皱起一座小山,把小鬼从地上抱起来,让小鬼的脚踩在自己脚上。
小鬼抬着眼看着他,“这是戏码?”
卜凡把他圈在在自己怀里,笑着说,“偶像剧女主角的戏码。”两个人同时笑出声。
这还是周锐那位人间丘比特的话,“卜凡可以装傻,装笑,但是跟小鬼在一起的时候,不一样,卜凡的眉眼都在开心,不添加迎合和逗乐成分,纯粹的开心。而那个表情独属于小鬼。”


《所爱隔山海,山海算个球》
第六幕(下)  青涩的爱恋,细水长流
这个周末,Light 说要带Anm去家里玩。Anm 刚开始是拒绝的,毕竟她不知道他的家人是什么样子,不过她想起热情的Villy姐和可爱的小家伙,就觉得没那么紧张害怕了,更何况,她有他。
Light叫她不要怕,他的家人很好的。他给她简单介绍了他的家人。Light 有两个姐姐,一个比他大十岁,一个比他大七岁。Villy 姐是他二姐,和他比较亲。但他们的性格都很好。
Anm 和Light挑了几分礼物,就去他们家了。Light 家在泰国也算是有钱的人家了。他的父母做着小生意,他的大姐是大公司的总经理,二姐和二姐夫自己创业。
Light 的家人非常热情,Light 的母亲喜欢听中文歌曲,她特别喜欢邓丽君的歌曲。
Light 的大姐喜欢中国的男生,确切来说,是追星族,是个花痴哟。
二姐热衷做各种甜点,于是,她就去厨房做甜点了。小家伙只专心的玩自己的新玩具。
Light 的妈妈和姐姐,拉着她各种热聊中国的歌曲和明星。好在Anm都懂她们问的,气氛相当融洽。
Light 的爸爸和Light坐在一边聊天。
“Anm这个女孩子,看起来就很不错,儿子,你眼光很好。”
“爸爸,不介意她不是泰国女孩吧。”
“我不是那么古董的人。Light,你对Anm家人了解多少?”
Light 不明白他爸爸怎么突然这样问。
“我知道的不是很多,她家里有爸爸妈妈和一个小她三年的弟弟,她们家在北京,只是这样而已。”Light 如实回答说。
“她的家人一定很好,才会教出这么有教养的孩子。她也是气质很高雅的女孩子,我仿佛看到了你妈妈当年的模样。”Light 的爸爸似乎在回忆,看着可爱的老婆,嘴角微微上扬。
“嗯嗯,确实如爸爸所说。”Light 也笑着说。
Light 的父母非常相爱的,当初他们的爱恋也是走得比较坎坷,好在,最后他们还是在一起了。
“Light,异国恋需要面对的困难也是很多的,你做好准备了麼?”
“嗯嗯。”他的回答很坚定。
“好,你毕业了是想自己去找工作,还是管理家里的小生意?”
“我想自己去找工作。”
“好,你有自己的目标方向就好,有什么问题就我们说。”Light 的爸爸是很为自己的孩子骄傲,他们都很懂事,很自律,从来不需要父母操心太多。
“好啦,大家过来吃东西啦。”Villy 姐捧了两大碟的甜点出来,其后,又拿出来好多。
不得不承认,Villy 姐的手艺超级好,色香味俱全,完全可以去开一家甜品店了。
Anm 和Light的家人一起吃晚饭,就和Light回学校了。临走前,Light 的父母希望她能够常来,她也答应了。
一路上,她都在说Light的家人怎么怎么好,好羡慕。她说她特别喜欢Villy姐做的甜点,甜而不腻。
“Light,Viilly姐怎么不开一家甜品店啊?要是她开,我就天天去买。”Anm 乐呵呵地说。
“她说她只想做给家人朋友吃,所以她没有开店的打算。”Light 如实说。
“喔。”Anm 的语气听起来淡淡的。
Light 觉得自己要和Villy姐学学手艺了。
“Anm,你家是怎么样的?”Light 突然问。
“我家啊,和你家差不多。爸爸妈妈也是做生意的,他们再忙也会回来陪我和弟弟的。我们家也是很温馨的。呵呵。”说到家人Anm也是一脸幸福的样子。
“你怎么想来泰国读书?”
“额,我从小就听我祖母说泰国的风俗,景点。我很喜欢。喔,我祖母是泰国人,不过她几年前就不在了。所以,我就想来这里生活一段时间。顺便学着自己独立,呵呵。”
“嗯。你祖母一定很热爱自己的家乡吧。我的Anm来对了,如果你不来,我们就不会相遇,更不会在一起。”Light 看着她的眼睛说。
“蒽。你听过这样一句话麼?所爱隔山海,山海算个球。就是说,我和我爱的人隔着山与海,但对我来说,山海只算球,我可以跨过山与海,与你相遇相爱。”
“我记住了。”
这个学期临近期末了,Light 和死党们都在做简历。Light 的简历上,写满了他大学三年获得的的各种荣誉,Anm 觉得自己喜欢的人真的好优秀。
她也希望,他在未来更加优秀。她坚信,他的未来也是会熠熠生辉。
Lk学长和Pim的关系,除了他们几个知道,就没有什么人知道了。很多人女生都想他们几个学长了和Pim告白。除了Light,因为她们知道Anm和Light在交往。
当然Lk学长和的追求者最多。Lk 学长总是告诉他们自己有在一起的人了。但Lk身边除了Anm就没有别的女生了。她们也问不出个答案来。
Lk学长和Pim ,一起去看望乡下的Pim的奶奶了。他们只是跟奶奶说他们是学长学弟关系。但是他们回来的那天,Pim 的奶奶对他们说:“孩子,我祝福你们。所有的真爱,都是值得被认同和祝福的。”他们觉得很感动。
Pim 曾经答应过奶奶,一旦有自己喜欢的人就带回去给奶奶看,而Lk是他第一个带回去给他奶奶的同学,所以,Pim 奶奶才会觉得自己的孙子是喜欢这个小伙子的,而这个小伙子是个很好的孩子。
大概,青涩的爱恋,因这般细水长流而更显美好。